离羽停觞

自此,管弦凌乱,杯盏倾颓。
不复当时流觞纵歌之景。

“我爱不爱他?”
“……当然。但是我们终究不能以彼此期望的方式相守下去。”
“自老师逝去那日起,我便注定成为他的兄长,他仅剩的亲人。”
“那些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、发生在老师身上的,那些丑陋至极而又恶毒至极的事——我永远不会让它们有机会,再次降临在他身边。”
“我并无立场要求你不把这些对话外传。但是我在此恳请,不要让他知道这些——直到我死去。”
“不过,若我逝去,大概这些……都没什么意义了吧。”